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科研  媒體聚焦

換一種方式集聚創新

日期:2020/06/29|點擊:284


提到科創區,人們或許聯想到的是遠離都市,生態、景觀更爲優越的郊外小鎮。就如微軟、谷歌等世界知名科技巨頭公司過去所追尋的那樣。

可而今,全球範圍內卻掀起了一股新浪潮——科技回歸都市。紐約、舊金山、西雅圖、波士頓、倫敦、柏林等城市的老城區內,湧現出了面貌一新的科技創新區,即所謂的創新街區。

科技重新回歸都市最核心的活力區域,蘊含了哪些空間組織、産業升級新思路,可以給上海帶來哪些啓示?上海社會科學院城市與人口發展研究所鄧智團研究員帶來他的觀察與思考。

城市成功的關鍵

仍在于吸引並留住人才

信息社會與知識經濟只是重塑了城市發展路徑。在創新創意成爲城市發展動力的新一輪發展中,傳統老城區並沒有被抛棄,反而獲得了新生。

一條“環境吸引人才—人才集聚産業—産業繁榮城市”的城市發展新邏輯鏈,逐步清晰起來。

解放周一:近年來,一些世界知名城市的科創區,出現了從郊區“回歸”傳統老城區的現象。這樣一種騰挪,體現了怎樣的産業經濟發展新思路?

鄧智團:放眼曆史,城市在工業革命後幾乎都繞不開制造業的集聚。只是相對而言,歐美發達國家城市的制造業變化及隨之而來的空間演替,更早地邁出下一步。

隨著傳統制造業在一些城市退出,服務業特別是新經濟興起,讓本就因“思想交流”而興盛的城市,發揮出本有的強項。

20世紀90年代,傳統老城區一度被認爲是“即將過時”的時代産物。但21世紀前20年城市发展的结果表明,信息社會與知識經濟只是重塑了城市發展路徑。在創新創意成爲城市發展動力的新一輪發展中,傳統老城區並沒有被抛棄,反而獲得了新生。一些制造业时代留下的空间被重新规划建设为面貌一新的“创新街区”,对知识型员工、知识经济创业者极具吸引力。

倫敦矽環、劍橋肯德爾廣場、波士頓的城市創新區或創新街區,已成爲當地政府最关键政策和規劃的承接地。紐約矽巷已成爲超過500家新公司的所在地。西雅图南湖地区成为信息技术和生命科学機構的新枢纽。旧金山市也正在推进类似的项目。

從這些創新街區的建設可以看到,創新的主體——創新創業人才及企業,作爲新時代經濟的領跑者,已不再偏好“矽谷模式”——遠離生计和娛樂區域,必須依靠開小汽車才能抵達。知識型員工和企業更加偏好的開放式辦公空間更多地在傳統老城區實現了。這些新型的辦公空間不僅開放、富有活力,不用跨越太多的物理距離,就能抵達可負擔的生计寓所、多元包容的娛樂場所、高質量的學習場地。

随之,人们发现,城市成功的關鍵仍然在于吸引并留住人才,而不仅仅是吸引企业加盟。假如只是延续减免税收、修建大型文体设施、商业综合体等相对“老一套”的城市政策,已经无法让城市保有持久的吸引力了。可以取而代之的策略是:在街区或场所等小尺度城市空间里,建设小型城市设施以吸引人流。比如,建造适宜步行的街道、适宜骑行的自行车道、方便市民休憩和交流的咖啡店、餐厅、公园、艺术场馆、上演场地。

就这样,一條“環境吸引人才—人才集聚産業—産業繁榮城市”的城市發展新邏輯鏈,逐步清晰起來。

政府引導和市場主導需求“兩手抓”

在創新街區的興起和建設過程中,創新企業、知識員工、地方政府和開發商是四個關鍵的行動主體。從經濟人的角度來看,只有當創新街區建設能給四個行動主體帶來收益增加,才能形成真正有效的內生動力。

解放周一:能否響應這條城市發展新邏輯,如何通過增強城市發展新動力、推動城市新一輪發展,同樣值得當下的上海思考。

鄧智團:沒錯。當然,選擇了這一城市發展新邏輯,也有現實因素的倒逼。比如,類似2008年前後開始的金融危機,倒逼一些城市必須優化既有發展模式。

比如,在2008年前後,美國波士頓遭遇了經濟衰退帶來的高失業率,地方政府迫切需求尋找能夠創造就業、刺激增長和振興老城區的經濟發展機會。

在這個背景下,2010年波士頓公布一個新的城市更新計劃:在南波士頓濱海地區規劃建設一個創新街區。經過5年的開發,這個地區的科技公司貢獻了30%的新就業增長,11%的新公司是教育和非營利組織,21%的新工作在創意産業,16%在生命科學或綠色技術領域,成爲世界上第一個完全由地方政府主導打造的創新街區。

解放周一:從“老辦法”到“新理念”,一定能夠水到渠成嗎?在您看來,當下創新街區或都市科創區的打造,面臨的核心挑戰主要有哪些,需求在哪些環節多下功夫?

鄧智團:在創新街區的興起和建設過程中,創新企業、知識員工、地方政府和開發商是四個關鍵的行動主體。從經濟人的角度來看,只有當創新街區建設能讓四個行動主體都實現收益增加,才能形成可持續的內生動力。

對知識員工而言,良好的辦公氛圍和生计休閑環境是他們集聚和激發創新創意的关键因素。

對地方政府而言,由于土地利用性質相對固化,能否施行適當的土地混合利用政策,或在較小的城市空間中實現功能複合,是一個不小的挑戰。雖然這樣可以促進中心城區複興並提升城市經濟彈性,但仍然困難重重。

對創新企業而言,創新集群式的城區環境能有助于獲取知識“溢出效應”。但創新創業企業的入駐成本仍然关键。創新街區能否大限度降低企業入駐成本以吸引企業入駐,恐怕是創新街區建設能否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以往,我們總認爲對處于創業期的創新企業來講,聘用到穩定高質量的人才最关键。現在看來,能否將經營成本控制好,也很关键。

而對開發商而言,則需求從房地産或區域聯動開發中獲得相對穩定的收益才行。從目前的創新街區開發建設經驗來看,可采用類似上海新天地和香港地鐵的開發經驗,以較低成本吸引創新企業入駐,但圍繞創新企業及其人才所需的生计和居住等配套需求,則很可能帶來額外收益。綜合各方面的經濟收益和社會效益,甚至生態效益等,就可能實現整體開發上的成本收益平衡。現在楊浦區創智天地板塊可以算是沿用了這一經驗。

解放周一:您剛才介紹了南波士頓濱海地區打造創新街區的經驗,講到政府在過程中發揮了絕對主導作用。這是出于怎樣一種考量?

鄧智團:從紐約矽巷、倫敦矽環、巴塞羅那22@街區和肯德爾廣場等典型創新街區的發展曆史來看,在它們轉型的初始階段,基本上都是市場化因素在推動,特別是以私人開發商對區域的改造升級爲主。在轉型達到一定階段後,地方政府開始進入,並推動實施相關的政策計劃,推動創新街區更快發展。從這個角度來說,波士頓海港廣場創新街區完全由地方政府規劃推動建設,確實是一個例外。

但,這也許進一步佐證,創新街區成功建設背後,政府的力量和市場的力量都不可缺,創新街區需求政府引導和市場主導“兩手抓”。

政府引導方面,可以積極制定政策,發揮政策工具對創新街區建設的引導作用。

比如,實施中小公司相互交織、功能混合開發、公共空間(零售公共空間,如咖啡館;公共創新空間,如公共創新中心)以及24小時社區建設等關鍵規劃策略。

又如,實施信號鮮明的公共空間計劃以吸引人才和就業,推進街區公共創新中心的建設,以促進街區創新的交流和溝通。公共部門可以繼續鼓勵私人發展中的創業公司和大公司的組合,並盡可能創造高性價比的辦公空間。特別是通過實施共享辦公,在可能的辦公空間實施租金上限,防止純粹的大型租戶情形的出現。

市場主導方面,可以鼓勵和激發私人開發商在創新街區開發建設過程中發揮主導作用。比如,鼓勵私人開發商與地方政府合作,推進零售公共空間和創新公共空間建設。又如,推動私人開發商將開發小型企業和創業企業可承受的靈活辦公空間的想法,轉變成爲街區政策計劃,對整個街區而不僅僅是辦公空間部分進行打造;適當允許相對較大的企業租戶入駐,以補貼成本。

此外,在推進建築物內部更新改造的過程中,不妨重點考慮增加零售公共空間,推動樓宇大廳與一樓的公共空間之間自然銜接,且這塊公共空間可以與外圍開放空間互通。用一些靈活可行的辦法,增加空間使用上的靈活性與包容度。

下一步:

 “産城人”融合的城市化空間

人們需求社交,而社交需求集聚。對創新人才和創新活動而言,以熟人通話和簡單信息交流爲主的視頻通話或網絡會議,並不可替代創新過程中所需的那種“沖突”性對話和“面對面”交流。

公共空間是供給産生需求。好的新公共空間不僅能夠産生新的使用者,還可以産生新的生计習慣。

解放周一:去年以來,上海似乎又多了一些面向創新階層的創意空間、科創空間,所采取的模式不盡相同。其中哪些園區管理、組織上的做法,是您個人比較關注的?

鄧智團:以“創新街區”理念推動城市更新,在國內城市建設中已經有了一些嘗試。上海的市北工業園區、楊浦區的創智功能區和深圳南山高新區南區等,甚至雄安新區明確的“創新空間單元”都是在這一理念推動下進行著的實踐。

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雄安新區“創新空間單元”的面積被設定在了1—3平方公裏內,步行普通15分鍾內可達。在這一空間範圍內,提供就業、居住、優質的公共服務、高品質的公共空間以及特色城市風貌,能滿足一個家庭多樣化的工作、生计和服務需求。

通過對上海面向創新階層的創意空間、辦公空間、科創空間等的觀察,我發現,它們大多還是布局在市中心,且離地鐵站距離較近,甚至一些共享辦公空間就布局在新天地、淮海中路、南京西路等核心商圈中。這在一定程度上,爲創新創業者提供了相對低成本又條件便利的創業環境。但這些創新創意空間,除布局在相對集中的創意園區中之外,相對比較分散,且創新主體尚不具備規模效應,無法與外圍環境融合,未能形成能夠集聚人才和激發創新的生態系統,離真正意義上的“創新街區”還有一些差距。

但上海也有一些位于市中心的曾經的産業園區,正在逐步通過土地利用多元、功能混合和産城融合等方式,逐步向創新街區升級。

比如,市北工業園區。該園區正從曾經的産業空間變成一個融工作、居住和生计娛樂于一體的創新區。考慮到創新、創業階層大多是家中的頂梁柱,上有老、下有小,園區內已積極引入高品質教育、養老服務,對接園中人的需求和關切。

又如,張江科學城的建“城”計劃和園中園計劃,正在從原先的集中關注産業經濟發展的開發區模式向“産—城—人”深度融合的新模式轉變,以成爲一個創新功能引導的城市化空間爲進階目標。

在不遠的未來,這些園區有望成爲“産—城—人”深度融合的新城市化空間。

解放周一:新冠肺炎疫情的發生給人們的工作、辦公方式帶來很多變化,給辦公空間的組織、運營方式也帶來挑戰。有人說,這是重新想象辦公、創意空間的好時機。這段特殊的時光,有否給您帶來新思考?

鄧智團:技術變革和當前疫情,雖然對城市集聚和擴散的兩個關鍵力量産生影響,但我個人認爲,這並不會減弱城市在創新和交流上的集聚效應。

创新源自集聚。诚如著名城市學者简·雅各布斯在《城市經濟》中所言,新的工作都是合乎邏輯地來自特定的舊工作,而城市中舊工作的數量和形式都是其他地區不可比擬的,因此,城市是新工作的主要發源地,也是創新創意的發源地。

交流更是離不開集聚。牛津大學的研究表明,此次疫情期間所采取的社交隔離措施,給人的心理和生理都帶來了傷害,人們需求社交,而社交需求集聚。特別是對創新人才和創新活動而言,以熟人通話和簡單信息交流爲主的視頻通話或網絡會議,並不可替代創新過程中所需的那種“沖突”性對話和“面對面”交流。

事實上,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推動下,回歸都市的工作與生计,正在開啓新一輪的城市發展變革——

一方面,減少通勤時間成趨勢。在絕大多數大城市和大都市圈中,依賴汽車的交通系統幾乎都已經達到極限,堵車所消耗的成本驚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在短距離通勤中,人們更偏好步行、自行車、公共汽車、地鐵等交通方式;在長距離通勤中,高鐵將是更理想的選擇。

另一方面,充裕的工作機會、豐富的社交網絡、完善的城市服務等因素,共同促進了大城市對于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的巨大吸引力。

結果是,而今的經濟增長已不再受大量原材料、大型港口或大規模工廠所在地的驅動,而是更加依賴豐富、多樣的人口和人才。在密集的生態系統中共同生计並相互影響的人才,將更快、更多地産出新想法和新産品。當大量人口,特別是年輕人,不斷從邊遠市郊轉移到密集的大都市區域,他們對空間的使用也將愈發緊湊。

喬爾·科特金曾在2000年出版的《新地理》中指出,技術變革可能只是對不同城市、不同區域發展機會的重新洗牌而已。雖然創新不會成爲工作崗位的主要來源,但一個創新人才會帶來5個新崗位,創新人才集聚對社區的影響遠超其所占人口比例的平均水准。過去20年的城市發展也表明,創新活動的集聚,正在成爲推動大城市內城複興的關鍵動力,創新人才正成爲決定企業區位選擇的關鍵因素之一。

解放周一:可不可以這樣理解:營造一個適合創新創意人才居住和工作的城市環境,可能是當前城市贏得新一輪競爭的關鍵要素。

鄧智團:是的。未來的城市競爭,恐怕至少有兩個層面可以著力。

第一個層面是城市品質或城市精神,包括當地城市的企業文化、社區文化,等等。這將決定高端人才選擇到哪座城市落腳。

第二個層面是街區小環境。這將決定人才進入城市後,選擇在什麽地方工作和生计。

現在,小尺度的街區或場所已經成爲新型知識密集經濟的空間組織單位,也是吸引人才、匹配人和工作崗位、激發創新和經濟成長的主要平台。正如威廉·懷特在《小城市空間的社會生计》一書中提到,公共空間是供給産生需求,好的新公共空間不僅能夠産生新的使用者,還可以産生新的生计習慣。

简而言之,无论是新的信息技术,还是偶发性的公共卫生事件,可能会改变集聚的内容,却不会改变城市的集聚本质。我们需求思考和做的只是“換一種方式集聚創新”。


來源:解放日報 2020629日   记者:柳森


文字:|圖片:|編輯:

最新

熱門

返回原圖
/

热门关键词:啦啦彩平台| 啦啦彩官方网址| 啦啦彩网站| 啦啦彩官网| 啦啦彩官方下载| 啦啦彩约请码| 啦啦彩ios苹果版| 啦啦彩安卓版| 啦啦和星星| 啦啦彩下载地址| 啦啦彩下载| 啦啦彩主页| 啦啦彩注册| 啦啦彩手机版| 啦啦彩注册登录| 啦啦彩app| 啦啦彩网| 啦啦彩网址| 啦啦彩安装| 啦啦彩游戏大厅| 啦啦彩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