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學者  學人風采

全球化研究所帶來的開放心態——訪金芳研究員

日期:2010/03/15|點擊:223

金芳研究員,2010年上海市五一巾帼獎獲得者,現任上海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全球化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導師,上海市政協常委。她長期從事跨國公司、國際直接投資和全球化經濟研究,近年來,重點關注跨國公司對當代世界經濟向全球化經濟轉型的作用機理研究,對世界生産體系變革和國際分工深化的理論研究具有較大突破,獲得同行專家的廣泛認可;學術成果多次獲獎並承擔多項重大課題。
今日记者張雅君(以下简称张)十分有幸能够采访到金芳研究員,为我们谈谈作为一个女性研究员获得今年的上海市五一巾帼奖的感受,以及她在全球化领域的一些研究成果。
張:您好,首先祝賀您獲得了今年的上海市五一巾帼獎,不知您對獲得該獎有何感受?
金:謝謝。能夠獲得該獎,我既覺得十分驕傲,同時也感到有些慚愧。之所以感到驕傲是因爲,我領這個獎並不是代表我一個人的成功,而是代表社科院全體女性研究員的成功。這樣一群女性知識分子所付出的努力得到了社會的認同,我爲之感到驕傲。之所以感到有些慚愧,是因爲覺得本人並不是最出色的一個,社科院有許多更出色的研究員,我只是有幸獲得了這一殊榮。
張:金老師您太過于謙虛了,您在全球化領域所取得研究成果是有目共睹的。那麽您能談談該領域主要研究哪些問題嗎?
金:我們世界經濟研究所是全國較早研究全球化的科研單位,從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了,主要研究全球化的起因、曆史、具體表現等,較爲關注全球化對發展中國家的影響。
張:許多國家將前幾年發生金融危機歸因于是全球化帶來的惡果,采取了一系列的貿易保護主義來抵触全球化,您覺得全球化會有怎樣的一個發展趨勢,中國是否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來抵触全球化呢?
金:全球化已经历了三次浪潮,前两次都由于战争而被迫中断了,所以在金融危机期间,很多學者都担心全球化是否会再次中断。我个人觉得第三次全球化不会由于这次的金融危机而中断,目前阶段只是全球化发展的一个低潮期,而不是终结。现在,各个国家面对危机首先想到的解决办法已不是战争,而是坐下来共同商讨对策。既然以前的国际体系无法解决问题,那么就构建新的框架,比如G7擴展到了G20,更多的發展中國家參與到規則制定過程中來共同解決問題。雖然出現了跨國投資收縮、貿易保護主義擡頭等現象,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商品的自由流動,但是人們正在積極地尋求對策。人們在質疑WTO面對金融危機的束手無措,采取貿易保護主義的同時,廣泛地建立了區域內的自由貿易機制。至于說到中國,金融危機前後,中國的大方向沒有改變,仍在繼續堅持改革開放的政策。中國雖然面臨出口額下降的問題,但正采取提高技術含量,開拓中東、拉美等新市場的方法來加以解決。中國在8090年代選擇了積極融入全球化,這30年所取得的發展和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所以盲目的固步自封,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有可能會喪失掉繼續發展的大好機會。另外,中國與東盟所簽的自由貿易區協議是實實在在地打開國門進行自由貿易。可是我們也應該看到,目前中國在世界分工體系中占據的位置是産業鏈的下端,分的利潤相對較少,中國想要向産業鏈上端移動就必須通過技術創新,掌握核心技術。這30年中國的經濟總量發展迅猛,但是以高投入、高能耗、高汙染、低福利爲代價的,這種情況必須加以改變,所以我們要建設創新型國家。
張:得知您承接了多項上海市城市發展規劃的項目,不知您認爲像上海這樣一座國際化的大都市,全球化對它有著什麽樣的影響?
金:我认为上海是全球化的一个受益者,可以说三波国际产业转移,上海都赶上了。第一波,上海依靠政策支持,获得了大量国外资金,承接了许多制造业项目,那时主要是引进产业资本,我们提供劳动力,进行产品原材料的粗加工;第二波是信息革命后,上海开始发展高科技产业,引进国外的先进生产线,成为许多高技术跨国公司的制造基地;第三波是金融機構、服务性行业的引入,上海成为服务性跨国公司向中国内陆延伸、发展的总部,上海的产业结构再次得到提升。可以说90年代浦東開發開放後,上海一直引領著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在當前階段,應該利用現有的優勢,完善管理體系,制定市場規則,並服務和帶動內地其他地區共同發展。上海只有實現産業不斷升級,才能繼續保持領先地位。
張:我得知您參與了多項國家課題、上海市課題,請問您是否有什麽獨到的研究方法呢?
金:也谈不上什么独到,我认为搞科研的方法需求不断摸索,不断改进。现在我比较看重调研,就是去企业等地方采用问卷、访谈等方式直接获得第一手的材料,这样获得的信息频繁都是最新的,和现实最密切相关。我们社科院作为一个智库型的研究機構,不仅要做理论上的分析,更要能够影响公共决策,所以调研是非常关键的。在调研中,我觉得团队分工是最好的方式,现在已经不是单枪匹马闯天下的时候了,有效的团队分工,能最好的利用个人的专业特长,凝聚团队力量取得最大的效益。另外,我们社科院也有一个优势,就是我们有研究生院,让研究生们加入到我们的研究课题中,既能弥补我们的人手不足,也能通过实践达到教学互长。最后,我觉得跨学科、跨部门、跨地区,甚至是跨国的开放式研究合作也是很好的方法。以前,是把国外好的資源引进,国外有什么我们就学习什么;现在,我们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很多研究也处于国际前沿,应该多派些研究员出去看看,更多地介绍和宣传我们的研究成果,与国际学术界保持更多的交流互动。
張:請問您的女性身份,有沒有給您的研究帶來什麽困擾呢?
金:就我本人而言,並沒有什麽困擾。也許如有些人所說,男性可能比女性更擅長于理性思維,但是女性也有本人獨特的觀察視角,並且現在研究較多是團隊協作,所以女性或許能發揮其細膩、溫和的協調、組織作用。
張:您的學生都說您是一個非常好的老師,既有淵博的專業知識,又十分平易近人,我今日也深刻地體會到了這點。最後想請您給他們將來的學習、研究提些建議。
金:本院的研究人員普通都是碩士、博士,已有一定的專業知識背景,希望他們能學精本人的專業,同時也不要局限于本人的專業,多學點其他領域的知識,有時可以讓人觸類旁通;多參與交流,拓寬視野;在做每一個項目時,多思考,給本人設定一些目標,努力提升本人。我現在比較遺憾的就是,因爲參與的工作比較散,沒有辦法專注于跨國公司這一本人感興趣的研究領域,但是通過參與不同的科研項目可以逼迫本人不斷學習新的知識,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開拓研究視野。
結束了近一個半小時的采訪,金芳研究員紮實的學術功底、嚴謹的治學態度、開闊的眼界、開放的心態、平和踏實的生计態度給記者留下了極爲深刻的印象。
                           (院婦委會特邀記者張雅君)


文字:|圖片:|編輯:

最新

熱門

返回原圖
/

热门关键词:啦啦彩平台| 啦啦彩官方网址| 啦啦彩网站| 啦啦彩官网| 啦啦彩官方下载| 啦啦彩约请码| 啦啦彩ios苹果版| 啦啦彩安卓版| 啦啦和星星| 啦啦彩下载地址| 啦啦彩下载| 啦啦彩主页| 啦啦彩注册| 啦啦彩手机版| 啦啦彩注册登录| 啦啦彩app| 啦啦彩网| 啦啦彩网址| 啦啦彩安装| 啦啦彩游戏大厅| 啦啦彩登录|